香港最佳 Gin Bar
過去幾年,香港的手工調酒越加受歡迎。理所當然的是,杜松子酒(gin)一直十分受歡迎,因此愛酒或愛蒲吧的人自然也對 gin 的要求越來越高,很多調酒師都喜歡以 gin 為主酒再自行添加、調製。現在來看看引領著杜松子酒的一眾香港酒吧吧。 乒乓城(Ping Pong 129 Gintoneria) 在西營盤一條又偏遠又不太起眼的街上,有一間外表像是古舊的乒乓球室流行的西班牙式 gin bar。這間 gin bar 原本真的是具有鄉土色彩的乒乓球室,但由2014年轉成酒吧。室內裝潢不是特別精緻,卻讓人覺得是匯聚潮人、文青的地方。這間酒吧的調酒師十分擅於將 gin 調成不同獨特口味的雞尾酒或白酒,喜歡 gin 的話不容錯過。 Address: 129 Second Street L/G Nam Cheong House, Sai Ying Pun Dr. Fern's Gin Parlour 開設了磅太太(Mrs. Pound)和 Foxglove 兩間人氣英國菜餐廳的集團,同樣在中環開設了一間挺不錯的酒吧──Dr. Fern’s Gin Parlour。這間酒吧位於置地廣場地庫,擁有超過從世界各地收集的250款 gin 酒收藏,可算是香港最多 gin 收藏品的酒吧。想要一試的話,除了直接享用,還可以要調酒師為你奉上精彩的雞尾酒。 Address: Shop B31A, First Basement Floor, Landmark Atrium, 15 Queen’s Road, Central The Optimist 這間酒吧以華麗的金色和綠色來做牆的主色,配上植物裝飾,再加上一 gin 就剛剛好了。這邊的Gin酒收藏大部分跟乒乓城的差不多,都是一些很西班牙式的松子酒,要說有什麼不同就看調酒師如果調製了! Address: 239 Hennessy Rd, Wan Chai Artesian Artesian 曾獲得專業品酒人士頒發的全球最佳酒吧,因此當 Artesian 在香港開設,也得到很多人的期待。香港 Artesian 酒吧雖然難與倫敦 Artesian 酒吧相比較,但是由於同屬同一公司,因此酒精飲料的高級質素仍然難與其他酒吧比美。來這間酒吧試試 gin cocktails,你就會知道為什麼倫敦酒吧是如此受全球吹捧了。 Address: Lobby Level, The Langham, Hong Kong, 8 Peking Rd, Tsim Sha Tsui G&T 這間酒吧可以稱作全城最值得令人一去的酒吧之一了!G&T 的琴酒包含了最簡單的配合選擇,又而不論加進了多粉白酒,那杯雞尾酒仍然爽口、清新。G&T 的調酒師都是很有經驗的員工,因此十分熟悉不同材料的混搭,你能嘗試到很多獨特的雞尾酒。 Address: 30 Hollywood Rd, Central ORIGIN ORIGIN 在2016年年中在香港開門,它的備受歡迎為香港帶來了一股對 gin 熱愛的潮流,很多調酒師也開始愛用 gin 為基拙再進行調製,創出了之後多杯 cocktail 佳作。而作為引領潮流先鋒的 ORIGIN 酒吧,由於維持著它們精心挑選的 gin 酒,加上很多專家研究而出的雞尾酒餐牌,仍然是很多人的首選酒吧。 Address: 48 Wyndham St, Central  New Punjab Club 很多人可能不會覺得琴通寧(gin tonic)和印度有什麼關係,但是其實 gin 和印度文化的交集起源於一個世紀前的英國海兵。事實上,印度當時瘧疾嚴重,在印的英國海兵意外發現 gin tonic 有抗瘧效用,並將此法帶回了英國。這間 New Punjab Club 不算一間正式的 gin bar,但是它的酒精飲料完全能和其他的酒吧相比,而且食物也不錯。 Address: World Wide Commercial Building, 34 Wyndham St, Central
七間香港最佳威士忌酒吧
眾所周知,香港有美食天堂之稱,但大家知不知道這裏也是美酒天堂?香港擁有多間世界級酒吧,提供各類優質美酒。在芸芸選擇中,港人似乎特別鍾情於威士忌,本地舉行的威士忌拍賣會屢創世界紀錄,多間國際知名的酒吧如倫敦的 Black Rock,跨洋過海來港開設 pop-up store 或分店。既然大家那麼熱愛威士忌,我們為你搜尋了七間最佳的威士忌酒吧! Butler 讓你感受東京格調的尖沙咀酒吧,Butler 是一個享受優質服務、鷄尾酒和威士忌的好地方。雖然酒單上的選擇不多,但客人可以向酒吧員工要求嘗試酒單外、放在櫃檯後的其他好酒。 Ginger 藏在安和里一道毫不起眼的灰色門後,不特別注意可能會錯過 Ginger。萬一錯過的話就很可惜,因爲那裏擁有超過300種威士忌。無論你想試蘇格蘭或日本出產的酒,或者是刺激一點的塔斯曼尼亞威士忌,Ginger 都一應俱全。 Ronin 從國際著名餐廳 Yardbird 走不遠就到其姊妹店 Ronin,那裏不但提供出色的日本菜,還有來自同一國家的多款威士忌,有些更是在其他地方不會看到的。如果你想要較清新的口感,酒吧也有多款威士忌蘇打 (Highballs) 供選擇。 Mizunara: The Library 看名字可能會以爲 Mizunara 是一間圖書館,但其實不是。隱藏於灣仔一棟商業大廈的四樓,Mizunara 是擁有各色各樣威士忌的寶庫,尤其是日本威士忌。不信嗎?試一下 Nikka 40,40年的調和威士忌只售 $8,000而已! Stockton 另一間隱蔽的酒吧,位於雲咸街小巷盡頭的 Stockton 設計地像愛德華時代的俱樂部。舒服地坐下來後,不如從酒吧超過150種威士忌中選一杯品嘗! Angel’s Share 「Angel’s Share」指在陳年時蒸發流失水分和酒精的威士忌。身處在中環的中心,酒吧位於半山電梯附近,藏有各種各樣蘇格蘭威士忌,由 Highland 到 Island 都有。如果你想作新鮮的嘗試,Angel’s Share 也有來自法國、印度和台灣等地的威士忌。 Nocturne 威士忌酒吧於日本非常受歡迎,以日本銀座酒吧為設計藍本的 Nocturne,用上柔和燈光、舒適的私密空間,讓品酒達人能夠在輕鬆的氣氛下品嚐美酒。
【東京觀察】爲什麽日本的威士忌出名?
只要是喝酒人都會認爲;世界上最好的威士忌一定是來自蘇格蘭。在十多年前,日本人也都認為威士忌是英國的傳家至寶,出國常常帶瓶威士忌回來當手信禮品。也有傳說,村上春樹也曾為蘇格蘭威士忌而醉心,寫了《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他寫了那麽多好文章,也許是喝醉了才寫出來的吧! 香港和日本作爲最緊密的經濟夥伴關係,日本的很多產品在香港非常暢銷。包括農產、水產、料理、潮流、文化、當然也包括日本的清酒和威士忌。2018年香港蘇富比上拍賣會推出的2011年日本威士忌全球限量150瓶「山崎50年」經過激烈競標,最後,以233萬港幣(3250萬日圓)成交,打破單瓶日本威士忌最高價紀錄。想當初上市售價僅為一瓶100萬日圓,相當於港幣七萬元。如今,在日本機場的免稅店日本各類威士忌早被各國觀光客一掃而光! 説起日本生產威士忌的歷史,也已經近百年了,從明治末期到大正時代便有想自製威士忌的想法。1923年三得利創業者的壽屋洋酒店的鳥井 信治郎,在京都跟大阪交界的山崎建設了日本第一個蒸餾所,1937年開始量產威士忌。 2003年「山崎12年」在世界權威的ISC國際烈酒競賽首次獲得威士忌部門金獎;而山崎單一麥芽威士忌在 2015年《Whisky Bible》 從4500多種威士忌中奪得世界冠軍,尤其這次是被視為本格派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得大獎,還被評為是「無法形容的天才之作」、「具備絕妙大膽的香氣」甚至還加上最高讚詞的「沒有一瓶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能望其項背!」,就這樣打倒了生產威士忌最為權威的蘇格蘭。  2014年三得利除以「響21年」威士忌奪得「Trophy」大獎外,響及山崎水楢桶、波本桶等單一麥芽威士忌,還有白州雪莉桶多款高年分單一麥芽威士忌等,拿下多項金獎,其他也有多款威士忌獲得銀獎,讓日本威士忌再度在國際大獲矚目。 2017年「響21年」獲得World Whiskey部門最高獎的「Supreme Champion Spirit」大獎;2018年在WWA(世界威士忌酒評獎會)中,「白州25年」則獲得世界最佳單一麥芽大獎等等。 説到日本的威士忌歷史,另一位不得不提的人物是日本「威士忌之父」竹鶴政孝,他在1918年到蘇格蘭學習做威士忌的,他在1936年創建了「NIKKA WHISKY」 北海道余市蒸餾所(現屬朝日啤酒集團),該處蒸餾所生產的「竹鶴21年」曾,從2007年起在WWA上曾3度奪得純麥芽威士忌金獎,而竹鶴17年」則也在2014年同樣WWA獲得金獎,兩者更是國際烈酒競賽ISC金獎』、銀獎得獎次數數不清,像最近「竹鶴17年」曾獲2018世界最佳調和威士忌大獎。 此次,筆者造訪了一家比三得利公司還歷史悠久的威士忌酒廠,笹川酒廠又名安積蒸餾所進行了參觀採訪。 1765年創建的笹川酒廠,總部設在福島縣郡山市,主要是以日本酒和燒酒為中心,擁有悠久的制酒歷史。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後期,多數的日本酒廠都飽受制酒原料米的供應不足的困擾。同時,笹川酒廠的工人們根據當時戰勝國在日本的佔領狀況,預測將來威士忌的需求將會有增加的可能性。所以,戰後不久的1946年申請了威士忌生產執照。 執照取得以後,立即開始了威士忌的製造,笹川酒廠生產的威士忌被授予第2等級。使用進口的麥芽威士忌作為原酒,在這裏開始生產加入混合自家酒精飲料的布倫特威士忌酒。 隨着戰後日本經濟的發展,人們對酒的要求越來越挑剔。笹川酒廠覺得應該生產出更高品質的洋酒,於是開始實驗利用手工制的蒸餾鍋製作獨特的麥芽威士忌。根據現在的山口哲司社長的記憶,這裏曾經擁有鋼製的蒸餾鍋。蒸餾鍋的底部是鋼鐵製的,蓋子和管路是銅製的。 曾經以「Cherry whisky」聞名的笹川酒廠,在創建250周年慶的2015年,以「山櫻」的品牌發售了純麥威士忌和混合威士忌,作為入門級威士忌系列的高端補充,僅僅發售了100瓶,酒瓶是由玻璃工藝作家,秋田公立美術大學教授小牟禮尊人親手製作。採用傳統竹竿吹製酒瓶是教授通過竹竿吹玻璃,並在空氣中將玻璃熔化成型的手作藝術造型,受到威士忌愛好者的高度好評。 該酒廠常務取締役山口 敏子接受筆者採訪時介紹道;  幾十年的營業歷史,經歷了繁榮和衰敗,得益於獨特的生產體制,笹川酒廠一直保持着威士忌的製作。工廠一年中有200多天需要生產日本酒,餘下的150多天的時間來製作威士忌。 然而,80年代後期,日本的威士忌市場開始衰落。笹川酒廠慢慢的縮小了威士忌的產量,因為已經擁有足夠的威士忌在儲藏庫中發酵,保持了到現在為止可以供應給客戶的庫存。然後到了2015年日本對威士忌的需求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正值創業250周年祭的笹川酒廠,終於決定設立正式的麥芽威士忌蒸餾所。 最初,笹川酒廠考慮使用蘇格蘭的福賽斯單式蒸餾器,然而發現從生產到成品需要4年時間,就立刻放棄了。另外,日本的三宅製作所1年就可以做到成品。不只是價格比蘇格蘭的便宜,還考慮到各個方面的便利性,最後,決定購買三宅製作所的蒸餾器。 2015年2月,在儲藏庫空餘的地方設置了兩個單式蒸餾器,小小的蒸餾房完全變樣了。從研磨小麥到蒸餾,製作威士忌的全部工程都在這一個房間完成。糖化槽一個,3000L的發酵槽有5個,全部是不鏽鋼製的。 在80年代蒸餾的麥芽威士忌作為「山櫻」系列的原酒,還在儲藏室中陳釀。2016年開始,以新的木桶一天一桶的速度增加,達成年間200~250桶的儲藏目標。「山櫻」帶有香橙花的清香和淡淡的橡木氣息,鹹味焦糖餅乾和青梨子的口感,餘韻中長,最後帶點香草和穀物的鹹味。 山口 敏子說;每個國家的威士忌操作都不一樣,出口的價格也是有浮動的。日本的熟成工程是沒有要讓威士忌陳釀多少年這種做法的,當時的產量非常多,都是製成就發售的。目前,他們出口的國家主要是法國、東南亞也有。當然,也包括香港,現在每年生產量是10萬瓶。 1989年開始,威士忌的銷售不景氣、酒桶裡的酒漸漸都蒸發掉了。比較好的陳釀都移到不鏽鋼的酒樽中,再從不鏽鋼的酒樽中慢慢裝瓶,陳釀最久的有30年以上。30年陳釀只是一小部分,公司250周年祭的時候,裝入紀念的酒瓶發售了。目前,該公司只有員工25人。 公司五年前是以日本酒的製作為主的,威士忌的銷量沒有增加,與1989年剛開始的製作相比確實有減少,現在開始緩慢增長中。 山口 敏子說,公司也有跟山崎威士忌很接近的高端產品,從日常可以輕鬆品嘗的價格合理的產品,到非常高級的威士忌,有很多種類可以選擇。現在,日本的燒酒和葡萄酒的消費在增加,也有日本酒即將退休的說法,雖說威士忌現在越來越受市場歡迎,燒酒的市場需求在下降,而且下降趨勢非常猛。關於葡萄酒,合理價格的葡萄酒相比高級葡萄酒的需求也在增加。 日本酒正好相反,普通的品種銷量在縮小,更有價值的產品,特定名稱酒的需求在上升,基本增減能持平。公司面向大眾的酒,在市場的佔有率很穩定,在這基礎上加上威士忌的銷售來推動營業額。 無可置疑的是,日本酒廠的宣傳手段是一流的,通過得獎後的斷產、拍賣和日劇講述了日本威士忌的故事,引發了國內外對日本威士忌的熱捧,大幅提升了日本威士忌的全球知名度。 一時間,全世界的注意力都向日本轉移。隨之而來的威士忌短缺並非單純由供求失衡引起,而是與這種飲料生產製作的特性有關。其實,三得利公司在2015年停產了12年的「響」牌威士忌,將其換成一種沒有年限保證的大眾化產品。朝日也關閉了幾條嚴重超齡的威士忌生產線,轉而大量生產不標注酒齡的產品。 如果瞭解的話,在日本任何一家萬家或7–11都可以買到三得利「壽」牌的惠民威士忌,連稅的價格也只是1799日元,味道與山崎相差不是太遠。 日本威士忌,除了有良質的水,以及氣候適合長期醞釀熟成日本氣候風土以及綠林豐富的自然環境等,或許還加上日本人獨有的縴細感官,並認真研究開發的卓越的調配技術調配,呈現出威士忌的香醇馥郁以及層次豐富的口感。 我們不得不説:日本匠人的完美主義,對發酵、蒸餾、貯存等堅持傳統製法,絕不含糊,且不喪革新的精神,不斷進化,才把威士忌如此完全的異文化的酒,不到百年就融匯成日本重要文化的一部分,而且,還搖身一變成爲世界5大威士忌之一,不得不值得人敬佩!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原文:黃匯傑 “東京觀察/爲什麽日本的威士忌出名?” 思考HK